首席热线电话:13918166650

委托人评价:

  • 大家打官司不容易。我身有体会。我推荐李律师,是她的为人,诚信、认真,真正把他人的事情作为自已的事情办..
  • 李律师是经验丰富的律师,尤其对拆迁案件,案件到她手里,基本可以判断能不能分得到,分多少?
  • 李律师办事情特别认真。得到青浦法院法官 的认可,徐法官亲口对我讲,李律师办案特别认真。我的案子交给李律..
  • 我女儿在网站找到的李律师,处理我母亲留下的一处宅基地。被哥哥一家占用拆迁得利。从最初的宅基地翻建,至..
  • 我姓姚,通过网络查到李律师,见面后,人的确很好,亲善,虽首次见面,但没有大律师的架子。放心地把案子交..
  • 一处 在浦东的宅基地,之前出售给他人,问题是没有出售。一二审判决认为已经出售我败诉,打到李律师做申诉。..
  • 我是拆迁与哥哥的官司,公房我户口在,哥哥不肯把利益给我。李律师帮我拿 到一套房。李律师人特别好。官司也..
  • 李律师给我侄女打官司,做得很好,侄女把李律师介绍给我。我身体不是很好,事情全部拜托李律师做,李律师帮..
  • 我是售房人,对方交定金,房子不买了。起诉我要回定金。对方也请了律师,纠结的是我们签订的是定金还是合同..
  • 我上海加盟咖啡陪你,没想到这家公司最后资金链断了,答应退给我的42万元,未退还,还好,我委托李律师及时..

债与合同

区分典当与借款关系并借款利息如何计算?


《案情简介》

2016年2月19日,原告(典权方、债权人)与被告曹某(出典方、债务人)签订《典当借款合同》一份,约定典当类型为股权典当,借款金额50万元,借款利率按月息0‰执行,综合费用率按每月25‰计收,典当期限自2016年2月19日起至2016年5月18日止。同日,被告曹某(债务人))向原告出具《借据》一份,载明被告曹某向原告借款现金50万元,月利率为25‰,2016年2月18日,原告向被告曹某银行卡内打入50万元。

2016年7月19日,原告(典权方、债权人)与被告曹某(出典方、债务人)签订《典当借款合同》一份,约定典当类型为股权典当,借款金额50万元,借款利率按月息0‰执行,综合费用率按每月45‰计收,典当期限自2016年7月19日起至2016年8月18日止。同日,被告曹某(债务人)向原告出具《借据》一份,载明债务人曹某向原告借款现金50万元,利息率为4.5%,

2018年9月30日,原告(典权方、债权人)与被告曹某(出典方、债务人)签订《典当借款合同》一份,约定典当类型为(空白),借款金额50万元,借款利率按月息(空白)‰执行,综合费用率按每月30‰计收,典当期限自2018年10月1日起至2018年10月30日止。

2016年6月5日,原告(典权方、债权人)与被告曹某(出典方、债务人)签订《典当借款合同》一份,约定典当类型为股权典当,借款金额40万元,借款利率按月息0‰执行,综合费用率按每月40‰计收,典当期限自2016年6月5日起至2016年7月4日止。

关于第二笔40万元借款,原告认为系之前累积的借款,在2016年6月5日又补签了一份《典当借款合同》,被告曹某认为该40万元系2016年2月19日之前累积的借款,与2016年6月5日的典当借款合同无关。

自2016年7月7日至2018年7月12日,被告曹某的丈夫张建向原告指定的收款人王晓累计偿还805590元。原告主张其中偿还2016年2月19日《典当借款合同》中的本金40万元,剩余两份合同合计借款本金50万元的利息按照月息3%计算已清偿至2018年7月10日。被告曹某认为其偿还的均为借款本金。

?

《法律意见》


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:是借款合同还是典当合同。

根据《典当管理办法》第三条第一款的规定,本办法所称典当,是指当户将其动产、财产权利作为当物质押或者将其房地产作为当物抵押给典当行,交付一定比例费用,取得当金,并在约定期限内支付当金利息、偿还当金、赎回当物的行为。本案中,原告与被告曹某虽然签订了《典当借款合同》,但双方并未交接当物并登记,亦未发放当票,双方不存在典当的情形。虽然原告的企业性质属于典当行,但其在本案中发放借款的行为不符合《典当管理办法》所规定的典当特征,属于“名为典当,实为借贷”。因此,本案讼争合同性质为民间借贷合同。

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:借款本金及利息的认定。

第一、被告不能举证证明2016年7月21日的一笔20000元系付给了原告,故自2016年7月7日至2018年7月12日,被告曹某向原告累计偿还的金额应确定为805590元。

第二、自2016年2月19日之后,原告与被告曹某签订了多份《典当借款合同》,其中包括借款金额40万元和50万元的多份合同,且被告曹某也向原告出具了多份借款金额分别为40万元和50万元的借据,而被告亦对借款总金额为90万元的事实认可无异议,因此可以确认双方之间的借款总金额为90万元。

第三、本案双方签订的《典当借款合同》性质上属于“名为典当,实为借贷”,虽然双方在典当借款合同中未约定借款利率,但约定了综合费用率,本案讼争合同性质为民间借贷合同,对于双方约定的综合费用率实际属于对借款利息数额的约定,这一点可以从被告曹某向原告出具的借据中载明的“月利率”“利息率”等佐证,因此可以确认双方在典当借款合同、借据中约定的综合费用率、月利率、利息率均属于对借款利息数额的约定。

第四、除2016年2月19日的典当借款合同及借据约定的月综合费用率为25‰之外,之后双方签订的典当借款合同及借据中约定的综合费用率均在3%以上,原告按照月利率3%计算扣除利息不违反法律规定,而从被告曹某的还款金额来看,被告曹某在事实上也是按照月利率3%向原告每月偿还固定金额的利息。

第五、从被告曹某提供的还款明细来看,2016年12月18日,被告曹某在向原告将利息按月利率3%全部付清的情况下,在同日向原告还款合计40万元,按照法律规定的清偿顺序,该笔还款应认定为偿还借款本金,原告亦认可该笔付款系偿还借款本金。

综上,被告曹某实际向原告偿还805590元,其中偿还借款本金40万元,按月息3%偿还2018年7月10日之前的利息405590元。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》第二十六条的规定,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%,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%,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。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%部分的利息的,人民法院应予支持。故,对于双方在2018年7月10日之前已按月息3%支付的利息,本院不再处理。自2018年7月10日之后的利息,被告曹某应按月利率2%向原告支付直至借款本金偿还完毕。被告曹某欠付原告借款本金90万元,扣除被告曹某已偿还的借款本金40万元,剩余借款本金应由被告曹某向原告偿还。


《判决结果》

 一、被告曹某向原告偿还借款本金500000元;

 二、被告曹某按照月利率2%向原告偿还借款本金500000元自2018年7月11日至借款本金实际偿还之日期间的利息;

 

?


李律师教你打官司更多


auto_117.png


联系我们

官网联系人:李亚辉
电话:13918166650
地址:徐汇区漕溪北路88号圣爱大厦2305室
执业证号:13100199311161676

办案流程 PROCESS

回到
顶部